金地集团

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股票网 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第四卷 来自初吻的宣战布告 6、青梅竹马一同前往泳池「巧妙地掩饰过去了呢」

    虽然这是我每当回想起来就会汗毛直立的事实,但我在初三的一段时期中,确实曾经拥有过所谓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那家伙也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。和她的交往也只不过是这层关系的延伸而已。

    况且,你想想看啊。

    就住在我家隔壁,跟我像兄妹一样一起配资官网 ,和我的父母都有些交流的中国股市 哦?怎么想都不能跟这种中国股市 交往吧。

    所以,对,就是消去法。

    我从一开始,除了那个空前绝后的地雷女外,就没有别的选择了——这不过是命中注定的事而已。

    或者说,我们如果不是青梅竹马的话。

    只是普普通通的邻居的话。

    就不会迎来那样悲惨的结局了吧——不过说这些都只是马后炮而已。

    现实是,那个中国股市 仍然无法忘怀我,我也无法对她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现在仅仅是,对那时候爱管闲事的自己感到火大而已……对吧,小学时代的我。

    那是在小学几年级的时候来着。虽然细节部分记不太清楚了,大概是和阿晓——晓月一起去游泳池的时候的事。那时候的保护人是谁来着,大概是我和她父母当中某个人吧。

    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去玩,是有更加认真的理由的。

    我要教晓月学会游泳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的她运动神经超群,是个全身充满力量的运动全才,曾经却意外的不会游泳。为了面对在暑假期间进行的游泳能力检定,心胸宽广并且温柔到如同神明一般的我,决定对可怜的青梅竹马进行特训。

    先入水的我,向战战兢兢地盯着水面的晓月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——你看,牵着我的手就没那么害怕了吧。

    ——恩……

    晓月轻轻抓起我的手,慢慢地把脚探向水面。

    居然还有这样值得钦佩的过去啊,太让我感动了。换做现在的话她肯定会踩着我的脸进到游泳池里吧。

    ——脚,能碰着地面吗?

    ——恩。没问题……

    被同龄的女生紧紧地抱着并在我耳边轻言细语地说话,对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都还十分幼小的我来说,最根本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吧。太好了吧,你这家伙那无可救药的满足感,导致你连之后会发生多么恐怖的事都不股票 !!

    我牵着晓月的手,带着她先从把脸贴近水面开始慢慢练习。明明只是个小学生,却把练习的阶段安排得有条有理的,都是因为有从平板电脑上学来的临阵磨枪的线上配资 。果然小孩也有小孩的认真方式啊。

    ——一点都不可怕哦。虽然练习到有些力竭了——,但小孩终归还是小孩,注意力完全不够集中。

    我牵着晓月的手让她练习摆腿的时候,目光却注意到了另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呀——!!一声巨大的惨叫声后,噗通!扬起了巨大的水花。

    被大人用的水上滑梯夺走了我的视线。

    然后,晓月也并没有蠢到连这种事都注意不到。

    ——阿暮……你想去玩玩也没关系的哦?

    她抬起湿漉漉的脸望着我。

    ——摆腿的练习的话,我一个人也可以的……

    ——……真是个笨蛋啊,你

    我再次紧握了晓月的手后,回答了她。

    ——水上滑梯那种东西,一个人去玩的话很没意思吧。所以你快点学会游泳,我们两个人就可以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——……啊……

    晓月望着我,眼神飘忽不定,慢慢地把下巴沉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——谢……谢谢……

    ——谢什么啊~,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!

    最后,仅仅只有一天的时间,晓月并没有学会游泳。

    之后一起洗澡的时候,她也会把脸贴在水面练习,游泳的时候我也会陪伴着她一起练习。终于,在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,能够游10米远了。

    所以,那个夏天,我并没能玩上水上滑梯。

    尽管内心十分想玩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如果那个时候,我抛下晓月一个人去玩的话……一定会非常无聊,这一点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宇治站开往太阳之丘的公交非常的拥挤。但晓月利用她小巧的身体迅速地抢到了通道侧的座位,我就抓着她座位旁的扶手站着,忍受着从满员公交的乘客身上产生的压力。

    「……年轻人啊,可以给我让个座吗?」

    我对着一脸清爽的南晓月嫌弃地说到,晓月也对我露出了更加厌恶的笑容。

    「不好意思哦~?只是看上去很结实的川波君。只是为了面子而锻炼的假肌肉,现在有点难受了吧?」

    「……不愧是你,明明都没什么货,却每天都在坚持锻炼胸肌的人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」

    「有的啊!老娘每天都挂着呢!又大又软,摇摇晃晃的东西!」

    真是可怜啊,肯定是在说些自欺欺人的话吧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和这个中国股市 ——不共戴天的宿敌一般不合的青梅竹马,南晓月,挤在这个满员公交上的原因,就是为了出去玩。

    像个学生样

    像在过暑假样

    像个年轻的男女样

    居然,会一起去游泳池玩。

    伊理户兄妹回老家去了,这让我一下子变得无趣了起来,嘛,这也就是为了打发打发闲暇的时间。当然,这个计划不是我提出来的。是我在家全心全意地赶着暑假作业的时候,突然被晓月邀请来的。

    ——这么热的天儿,我们去游泳吧,为了防止被搭讪所以你也跟着来。

    谁会搭讪你这种小矮子啊,我刚说完就被来了一记飞踢。正好想转换一下心情,也没顾虑这个家伙的感受的必要。

    而且比什么都重要的是,暑假里的泳池会有很多的情侣。

    于是,决定还是陪她去。

    实际上,被邀请的时候,本以为她还邀请了其他的人,万万没想到,居然是两个人单独的泳池约会。

    ……哈~,约会啊。

    就算我跟她说,她也只会装糊涂吧。

    我很快换好了泳衣,来到女更衣旁边的地方,呆呆地等着晓月。

    接连出现的泳装姿态的女生,散发着耀眼的光芒。虽然因为初中时代的心理创伤,被女生表达好感的话,身体就会吃不消,但这也并不代表我就没有性欲了。

    当然,和乳臭未干的中学时候的我相比,现在的我还是相当淡定的了,尽管如此,每当有胸大到走路都会晃的人经过我跟前,我还是会发出「 哦哦~?」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附近还有别的像是在等女朋友的男性,都是一副色相。盯着看的话或许会被认为是什么可疑的人,所以只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——一个完全不会吸引视线的女生出现了。

    一个得意洋洋(死语)、朝气蓬勃(死语)的女孩儿(濒死)乱入一般地走了过来,就是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矮子。穿着黄色的比基尼泳衣,脖子上挂着装在防水袋里的手机。

    那家伙看到我后也不着急,悠闲地朝这边走着。看来她只有在走路的方式这方面很在行啊。

    「久等啦」

    「完全没有久等哦,看着那些穿着泳衣的情侣,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」

    「恶心,去死」

    晓月一边说着刺耳的话,一边像在等什么一样抬头望着我。

    我不是伊理户水斗,这种时候该说什么还是股票 的。

    晓月的泳装给人一种很少女的感觉,上身覆盖整个胸部的弹力泳衣有很多漂亮的褶边,弥补了身体曲线的不足,让整体的轮廓显得更加美丽。

    下身也有像短裙一样飘动着的下摆,股票 的大腿也大方地露在外面。看来她对自己的腿很有自信啊。

    总结一下,就一句话

    「巧妙地掩饰过去了呢」

    「掩饰了什么你说说看!!」

    「诶诶诶——!!」

    晓月用她那短小的手臂迅速地勒住了我的脖子。认输认输,认输!你这个怪力小鬼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她很快就从我的脖子上松开了手,哼了一声后,把脸扭向了另一边……但是。

    偷瞄~。

    晓月不停地偷瞄着我胸板的周围。

    「什么啊?终于开始羡慕起我的胸了吗?」

    「怎么可能啊傻子!……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,只是觉得你明明该去参加一些社团活动而已」

    「哈哈~,对我日夜锻炼的肌肉看得入迷了吗?」

    虽然上高中后就什么运动都没做了,但是对于男人来说,最低限度的肌肉是仪容的一部分。伊理户那家伙,明明再稍多一点肌肉的话就能变成个不得了的帅哥,真是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嘛,这个中国股市 应该早就看厌了我的身体吧。

    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,画面一转,看见晓月正一直抬头盯着我的脸——

    「——就算我说『看入迷了』,也可以吗?」

    用快要融化我一般的语气,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躁动着。

    「……算了,饶了我吧……」

    泳装状态的话,荨麻疹发作了想藏也藏不住。

    「那就别再说那些有的没的了」

    走吧,说完晓月就朝着泳池迈开了脚步。

    ……可恶,这也太狡猾了吧?仅仅是从她那受到点率直的称赞就已经算是致命伤了。

    不能就这么算了,稍微还击一下吧。

    「喂」

    「怎么?」

    我对摆着马尾辫回头望着我的晓月说到。

    「我觉得你这泳装超级可爱哦」

    「……哈……」

    晓月瞬间张着嘴呆住了,但是立刻又把头转了回去。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哦这样啊」

    非常小声地,喃喃道。

    ……啊—失误了。

    我轻轻的挠了挠左手腕。

    ——结果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。

    「嗯~……再用力一点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还好吧?」

    「还好……再用力一点也可以哟……这种程度……完全没问题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说的哦?做好觉悟吧……」

    于是,我在按住晓月背后的手上加上了自己的体重。

    正在伸展腿部的晓月,上身突然更加贴近地面了。

    「唔哇,真柔软啊。你是章鱼吗」

    「哼哼,体操部的也都这样称赞过——疼疼疼疼疼疼!过了过了!」

    看着发出惨叫拍打着地面的晓月,我满足地拿开了手。呵,这是对一直以来的虐待的报复。

    晓月站起身后,一直盯着我。

    「欧拉」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晓月突然拉拽起我的手,把我扳倒在地。

    然后,骑到了被按到的我的背上。

    「你也要,好好做一下,准备体操吧?」

    「不要啊,你这是体操吗——动不啊啊啊啊啊啊!!」

    我的手臂被强硬地拉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意外的很结实的大腿固定住了我的腰部,想要摆脱也没有办法。痛痛痛!我的后背在惨叫啊。

    「好了,这样就差不多了——嗯!?」

    叮——,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,拷问结束了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晓月正在确认着放在防水袋里的手机。收到LINE了吗?

    「哦,是结女酱!诶嘿,嘿嘿嘿嘿……」

    「恶心。——唔哇!」

    她一边傻笑着一边扎起了后面的头发。明明你也一直在说恶心恶心的。

    「——嘶」

    突然,晓月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眼睛睁的像盘子一样大,像要钻进去了一样一直盯着手机画面。

    身体就像断了酒的酒鬼一样颤抖着。

    「怎么了?伊理户兄妹的接吻照错发给了你吗?」

    虽然半期待地这么问了,但果然还是不可能吧。那种像情侣YouTube一样的事,那两个人怎么可能会做。

    晓月用颤抖的声音低语道

    「泳……泳装……是泳装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啊啊?是你背后的带子松了吗?」

    我在她两腿之间翻身面向她后,利用腹肌直起上身,越过她的肩膀看向她的后背。但是脖子后面的绳结和泳衣的挂扣都没有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我探回脑袋后,晓月突然在我胸前抱起了脑袋。

    「啊,啊啊啊……怎么办啊,这要怎么回信啊……怎么想都只能想到一些很恶心的回信啊啊啊啊……!」

    「虽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,但是你就报告一下你现在正在干什么不就行了?」

    「就是这个!」

    「嘿!」

    晓月突然从我身上跳了起来,「在这里等一下!」留下这样一句话后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等了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回来后的晓月的手中,不知为何拿着个冰淇淋,大概是巧克力薄荷味的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突然去买冰淇凌啊,而且,我的那一份呢?」

    「为了彰显我正健全地享受着夏天……没有你的那一份」

    根本不需要彰显,现在正是最享受夏天的时候吧……嘛,她本身的存在就不怎么健全。

    晓月摘下挂在脖子上装手机的防水袋,塞给了我。

    「给我拍一张!拍可爱一点!」

    「被拍的人本身就不可爱的话,你说这些都是废话」

    「那我就变得可爱一点吧!从现在开始!」

    这样宣言后,晓月将冰淇凌拿到了脸旁,然后在另一边摆出剪刀手的造型,脸上也摆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怎么说呢,真是惊人的变身速度啊,完全没法和刚才那个还在挖鼻孔的家伙联想到一起。

    「可爱吗?」

    「……啊~,好好,可爱可爱」

    「说真心话!!」

    「真——可——爱——!!」

    再继续下去的话就要变成拷问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股票 什么情况,但是为了快点解决,我架好了手机。

    以俯视的视角咔嚓一下,拍好了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「好了,这样就行了吧?」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。算了就这样吧!发送!」

    晓月麻利的操作完手机后,「哈——……」地吐出一口气,然后舔了舔冰淇凌。

    「这样一来,今天也守住了我的现充JK的人设……」

    「哈?(笑)」

    「笑什么呢,你这家伙」

    因为她是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朝着我致命的弱点攻过来的,所以我轻而易举的回避了开来。因为现充JK(笑),真正的现充JK如今怕是在和男朋友激战正酣吧(笑)。

    ……嗯?男朋友??

    我突然在意起了刚才拍摄的照片。

    「……刚才的照片是发给伊理户同学的吧?」

    「是的啊」

    「没发生什么吗?」

    「发生什么?」

    「从角度来看这明显是男人拍的照片啊,而且我的影子也照进去了」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刚开始吃的巧克力薄荷冰淇淋突然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晓月呆了几秒后——对着手机猛地一顿操作。

    「刚刚的不算刚刚的不算刚刚的不算刚刚的不算刚刚的不算——啊啊啊!!」

    晓月突然就大腿脱力坐到了地上。真是个消停不下来的家伙啊。如果这儿不是原本就很喧哗的泳池的话,该会有人报警了吧。

    「……为什么要那样做啊,结女酱……」

    「怎么了?」

    「照片虽然撤回了,但是被她截屏保存下来了……」

    真有你的啊,伊理户同学,立刻就抓到证据了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你还能一脸平静啊!?」

    「这没什么吧,我们两个人一起来游泳池也是事实啊,对朋友撒谎也不太好」

    「……你不讨厌吗?被误解为是和我在交往」

    「肯定讨厌的啊笨蛋……但是嘛,也还没到需要靠说谎去掩饰的程度」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这样,啊」

    总觉得有点羞耻啊,我不知不觉地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虽然在之前学习合宿的时候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,但我们也并非是回到以前的状态。我的好感过敏症还是没有治好。如果被问到是不是喜欢晓月,我也不股票 该如何回答,就好像恋爱这个概念,已经不存在于我的心中了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我们是青梅竹马这件事是不可否认的,我们也不打算再去再否定这个事实了。

    「——哈哈!」

    看着手机的晓月,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又怎么了?」

    「你不准看!!」

    下意识地探过头去看看发生了什么,晓月慌忙地把手机藏到了胸前,啊,这确实有些不合规矩了。

    「东头到底在干什么啊……啊哈哈!」

    那个碍事的巨乳女,似乎又爆出了她那天然属性。但是这家伙开心就好了,

    原本就容易被孤立,胡乱地交朋友也是在上中学之后的事。大概是因为,到了那个时候终于可以果断地和他人接触了吧。但这也只是很浅、很广地在表面上和别人交往。

    从另一方面来说,一旦对一个人越来越信任,就会深陷入对其的依赖之中这个毛病完全没有治好。——正因为我曾经没意识到这一点,才有了后来那些残酷的遭遇……。

    伊理户和东头那两个家伙之间,就有保持着很好的距离感。

    嘛,对伊理户来说还是有挺多危险的地方,有必要继续保持警惕啊。但是和中学的时候比起来,他肯定也成长了不少吧。

    如果能顺着这样的节奏重生,不去妨碍伊理户兄妹的话就再好不过了。在那两个人去乡下的这段时间,想出手也没办法吧,他们要是趁现在能有什么进展就好了——

    「……嗯嗯……?」

    摆弄了一会手机的晓月,诧异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「我说,川波」

    「怎么了,南」

    「……结女酱,是用伊理户同学后面的名字来称呼他的?」

    「哈?那不是当然嘛,因为他们的姓都是一样的——」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诶?

    说起来,她好像只用过『那家伙』和『弟弟』来称呼伊理户……。

    「……喂,有用过吗?用后面的名字称呼!?」

    「我要去一趟结女酱那里……!」

    「我会让你去吗!!而且你连地方都不股票 吧!!」

    「我~就~要~去~!!」

    距离完全重生的那一天还非常遥远啊。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诶哈啊啊啊啊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一边感叹着太阳晒干自己湿漉漉的身体,一边摆着大字躺着。

    虽说是为了让她缓解压力才陪着她进行的游泳比赛,但是我很快就疲惫不堪了。不要在普通的游泳池里用出只有游泳比赛里才会出现的速度啊。

    反观另一边的晓月,她的肌肤因为水变得光彩照人,她把手伸入泳衣臀部的地方调整着泳衣的位置,看起来像个没事儿人一样。可恶的体力怪物。

    「哈——,口渴了——去买点什么回来吧~」

    「我的那份就拜托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哈~?你让我一个人去?你忘了你为什么在这里吗?」

    「为了做一个方便的沙包吧……?」

    「避 · 免·  搭 · 讪!」

    「啊啊……这确实很令人担心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嗯??这会儿还真是值得表扬啊」

    「一想到这么美丽的游泳池就要被搭讪男人的血染红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倒是替我担心一下啊!」

    晓月轻轻地踢了一下我的腹侧后问到,「想喝什么?」。然后我回答了「可乐」,她转身便去寻找商店和自动贩卖机。

    真是的。我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应该没有那种会搭讪初中女生的萝莉控吧,就算有,那家伙也能很轻松地躲开或是一脚踢飞吧。要是伊理户或者东头的话我倒是会担心一下。特别是东头……以那家伙的身形来泳池的话,没办法不引人注目的吧……。

    就在我看着泳池里的嬉戏的情侣恢复体力的时候,

    「呐,一个人吗?」

    听到了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啊——来了来了,要说夏天的泳池的话果然就是搭讪了——虽然这样认为,但刚刚那个声音,好像是女性吧。

    我不可思议的回头一看,两个穿着性感泳装的姐姐在我身后并排站着。

    像是为了看清坐着的我的脸一样,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哦哦?

    「不是和朋友一起来的吗?真是少见啊?」

    「我们虽然是两个人一起,但还是稍微有点寂寞啊~」

    就好像是故意要给人看似的,四个软软的果实悬挂在我的面前。一个是皮肤白皙的黑发姐姐,另一个则是有点日晒过感觉的茶色头发姐姐。两人都有着股票 且紧致的身材,沙漏型的曲线上覆盖着面积相当少的布料。

    难……难道说,这是……。

    我倒吸了一口气,为了防止万一是我搞错了的场合,还是对着两位姐姐问了一句

    「是在……跟我说话吗……?」

    「是啊是啊。就是你啊,你」

    「硬要说的话,这就是所谓的逆搭讪吧?啊哈哈!」

    逆搭讪!真的存在的吗……。

    就在我对这种未知的状态,还不股票 该怎么应对的时候,两个姐姐就已经坐到了我的两侧,断掉了我的退路。

    「呐。仔细看的话,你的肌肉不是很厉害吗?」

    「是个肌肉美男呢,平时有做些什么运动吗?」

    我对着在两旁散发着香味,还捏着我的肩膀和手臂的两位姐姐说到。

    「没……没有……只是在普通地锻炼肌肉而已……」

    「嘿~!是努力的结晶啊」

    「难得锻炼出来的肌肉,只是一个人游泳的话不觉得太可惜了吗?……稍微陪我们来玩一会吧」

    茶色头发的姐姐在我耳边小声的说着,然后把胸贴上了我的手臂。

    同时,像是商量好了一样,白肤黑发的姐姐也揽住了我的另一个手臂,把丰满的胸部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哇啊,啊啊啊啊啊!

    相……相当有干劲啊……!想和惹人怜爱的高中生一起创造一个难忘的夏日回忆而干劲满满啊!

    如果,我是个普通男高中生的话,不可能不被她们牵着鼻子走。不一会儿就会被带到陌生的房间,度过了一段梦幻般的时间吧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我来说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「……唔……」

    全身开始发冷,紧接着一阵恶心感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缠绕在我两侧的姐姐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带着芳香的好意,挖出了我的旧伤。

    「呐,可以的吧?一定会很开心的哦?」

    「我们会请客的啦——,或者只是交换一下配资开户 方式也可以哦?」

    …………这个感觉,真难受…………

    自从变成了这样的体质后,我也感受过几次来自女生的好意……但是,这次是最高等级的了……现在连正面回答她们都无法做到……。

    开始对自己的注重仪表后悔了。与其遭遇这种情况,还不如一副又土又俗的样子……。

    可恶……要想办法拒绝才行……再这样下去的话,会把肚子里的午饭都吐出来的……。

    「对面有个滑梯啦,一起去玩吗?」

    「好啊~好啊~!走吧~走吧~」

    「——你在干什么啊?」

    就在姐姐们快要擅自把事情决定下来的时候,一个小个子的中国股市 背对着太阳出现了。

    两只手分别拿着塑料瓶和罐装可乐,是南晓月。

    两个姐姐眨着眼睛看着这个用不屑的眼神俯视我的家伙。

    「请问你是——……」

    「……他妹妹吗?」

    对于这个理所应当的反应,晓月竖起眉毛声明到

    「我是他的女朋友,有什么问题吗?」

    过了好几秒钟。

    大概是理解这个情况需要时间,然后姐姐们突然和我的身体拉开了一些距离。

    「什么啊,真是的~!不是一个人啊!」

    「你跟我们说带着女朋友的话绝对马上就松手的哦!?真的真的!」

    最后,姐姐们一边向晓月说着「对不起啊—!」「我们马上就离开!」「你男朋友真帅啊!」之类道歉和讨好的话,一边匆匆的离开了。「哎,搞砸了啊~!」「明明很对我胃口的说~!」带着这样的声音消失在了在喧嚣中。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剩下的我和晓月,相互对视了好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总之,好像是……得救了。

    寒意和恶心感渐渐褪去,变得可以开口了后,我终于松了口气并开口说到。

    「抱歉……帮大——」

    「刚刚全——都是的谎言」

    「哈?」

    晓月发表着意义不明的声明,坐到了我旁边——直到之前为止还被姐姐们占据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「女朋友什么的,都是骗她们的。我现在也没装作是你的女朋友,不要那么担心」

    她毫不客气地说着,「嗯」地一声向我递来了罐装可乐。

    我接过了可乐后,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我啊」

    「什么?」

    「不会和你以外的中国股市 一起玩的」

    「嘿~?」

    晓月的音调突然急转而下,翻起了白眼。

    「诶,哈?什,什么啊?怎,怎么回事啦?」

    「没办法啊。对我很冷淡,但同时又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女生,也就只有你了」

    「啊……啊啊,这样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如果突然被告白的话,我都不股票 身体会变成什么样,真的」

    拉开易拉罐的拉环,喝了一口甘甜的碳酸,寒气和恶心感都被漂亮地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晓月抱着膝盖,不快地看盯着我。

    「真麻烦,你真以为自己很受欢迎吗?」

    「事实上就是很受欢迎啊,就像刚才你看到的一样」

    「我只看到了一个很容易就被带走的童真少年」

    「连年长的人拿我没办法,真是罪孽深重啊。明年成为前辈后,还得注意年纪比我小的人呢」

    「还真敢说,自我意识过剩的家伙」

    晓月打开自己的塑料瓶喝了一口其中的的碳酸饮料,含在嘴中。

    明明以前喝不了碳酸饮料的。

    游泳也好,交流能力也好,精神状态也好……这家伙的成长速度,真心令我敬佩。

    总有一天,连我也会被她抛弃吧……。

    「不要扔下我不管哦,避免搭讪」

    「……明明一看到巨乳就一副色相」

    「哪有一副色相!你没看见我苍白的脸色吗!」

    虽然发生了很多事,但那之后愉快得玩着水度过了剩下的时间。

    乘着游泳圈在泳池中随波飘荡,在水里用职业摔跤一决雌雄——并且,还两人一起玩了水上滑梯。

    以前陪着她练习游泳的时候还是差不多的体型,现在却有了这样大的差距。在滑梯的起点处前后坐着的时候,晓月的身体完全容纳在了我双脚之间。

    「总感觉你会在滑道上被吹飞出去,太轻了」

    「别说得这么可怕啊!」

    晓月把我的两只手绕在她的小腹前……喃喃道。

    「……要好好地,抓着我哦」

    「了解」

    如她所愿,我紧紧地抱着她那纤细的腰身,所以她才没有被吹到遥远的空中,而是顺利地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学时候的夙愿,终于实现了啊。

    ——如果就这样结束的话,应该会成为一段美好的回忆吧。

    「呐,呐……等一下,看那个,那个!」

    「嗯?那是啥——唔啊」

    让我眉头紧皱的是,傍晚,差不多该回去了的时候,前往淋浴室时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刚觉得不用排队真是幸运的时候……泳池那边就走来了一群相当不妙的人。

    是同班同学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,更难受的是,他们好像是男女混合的组合一起来玩的。

    要是被他们看到了我和晓月两个人在一起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不用说也股票 。算上学习合宿的时候的事,这次真的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「不好……!快藏起来!」

    虽然说过这也不是什么需用谎言去掩盖的羞耻,但那也仅限对有分寸的人来说。看起来他们也是要来淋浴室,已经近在眼前了。不快点……不快点藏起来的话……!

    「快点进来不就好了!这边!」

    「哦哦!?」

    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晓月拉住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正当我在想要去哪里的时候,她打开了空着的淋浴室的门,把我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接着,自己也进来了。

    咔嗒。

    立刻关上了门,她「哈」地一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「好危险——……」

    「(不是,这个状况才更危险吧!)」

    我不由得小声地吐槽到。

    在只有试衣间大小的狭窄密室里,挤着我们两个人。几乎是必须要相拥才能勉强挤下的空间大小,身体完全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「(那,那也没办法啊!我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啊!)」

    「(各自进不同的淋浴室不就好了!还有那么多空着的!)」

    「(啊!)」

    「(你是笨蛋吗!)」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了说话的声音,我们都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我背靠在里面的墙壁上,晓月则是把脸贴在我的胸前,紧紧地抱着我。屏住呼吸后,这次轮到我的心跳声吵个不停。明显加快的心跳,贴在我胸前的晓月不可能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「(淋……淋浴,把淋浴打开吧)」

    「(哦,哦……)」

    确实,不打开淋浴的话会显得很奇怪。我背过手拧开了旋钮,倾注而下的热水发出了沙沙沙的声响,稍微掩盖住了些躁动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干燥的身体,再次被热水给打湿了。

    看着晓月的马尾辫贴在脖颈上。与其相似的,我的手指也环绕在她纤细的腰部,紧贴着肌肤。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了。只要一抱住这个家伙,就会觉得她娇小,华丽、且珍贵,变得想要去保护她。但是,每当我想着去保护她的时候,又会被她那无法想象的强大的内心给阻止……。

    「呐呐。你盯上谁了?」「诶~?不是你想的那样~」

    听着门外传来的声音,我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。缠在腰间地手臂渐渐发力,湿润的肌肤之间贴合地更加紧密,「啊」晓月小声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「现在开始打扮!在暑假里交上女朋友,你不是这样说过吗?」「虽然是这么说过,但又觉得不用那么急也没什么关系……」「唔哇~,真是个见风使舵的家伙!」

    如果只是一点声音的话,还可以用淋浴的声音掩盖下去。但我稍微有些不安。为了防止晓月发出声音,我把她的头按在了胸前。晓月吓了一跳,稍微挣扎了一下……但马上就老实了下来,把手臂绕回了我的背上。

    我的左脚放在晓月的腿间,就像是她坐在我大腿上一样的姿势。虽然无法否认地从大腿上感受到了和男人完全不同的差异,但是我立刻把这样的想法赶出了脑海。在这种状况下,绝不能让她注意到男女之间的明显差异。

    你们快点进淋浴室啊,这样我们就能出去了啊……!

    这样祈求着的时候,外面传来了一声「话说」。

    「说到淋浴室,在色情漫画里面,基本上,都会有情侣在这里做些色色的事情吧」

    我们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才,才不是在做什么色色的事情啊!至少给我分清场所啊……!

    「喂笨蛋,这里面有人了!」「对不起~!这家伙就是个傻子!」

    晓月在怀中扭动着身体。完全不想看见她现在的脸,如果现在能看到的话,大概,会变得有些不可描述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没有做出回应余力,但似乎,他们也哈哈地笑着各自进入了淋浴室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我想稍微看看外面的情况……缓缓地放开环绕在晓月腰间的手的那一瞬间,她像要撞出去一般,马上离开了我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反应啊……。虽然是突发事件,但还是做出了紧紧抱在一起的事。姑且不谈我们还在交往的时候,现在的我不可能对着分手后的人——甚至还是,被我甩掉的人做这种事吧。

    在淋浴升腾起的热气中,晓月背靠着门低下了头。我想坦率地向她道歉,但在那之前——

    「(……对,对不起……)」

    打湿的马尾辫沾到了她的嘴边,藏住了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(再这样下去……就,就忍不住了……!)」

    她小声地说完后,静静地打开门,抛下我,一个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沙沙沙——我的耳边只剩下淋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忍不住

    忍不住什么的。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……咕」

    我对着天花板张开嘴,用淋浴仔细地漱着口。

    这是我的台词啊,混蛋!!

    ◆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气氛跟想象中的一样尴尬。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在公交也没有并排坐,而是前后坐着的。

    彼此之间也没有任何的对话,数十分钟里,只是倾听着周围的喧嚣。

    本以为今天会在这样僵硬的气氛中分别……人类,果然还是无法战胜生理现象。

    换乘电车后,刚坐上座位,晓月就打起了瞌睡。

    刚才就注意到了她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的样子,看来终于是到了极限。以那样的气势游泳的话,会困也是当然的吧。

    刚想要坐到对面的座位的我改变了想法。

    坐到了晓月身边。

    「肩膀,借给你好了」

    晓月都没有朝这边看一眼,

    「嗯……谢谢你,阿暮……」

    软乎乎地这样说完后,就把头靠上了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马上耳边就传来了她的平稳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……哈。真是的,对自己这种爱管闲事的自己真的感到火大。

    要是今天不跟着她去游泳池的话,就不用受这么多罪了。明明就该平静悠闲地度过今天的。

    但是,嘛,大概。

    比起那样……和这个让人操心青梅竹马一起度过的今天,确实更加开心。

    ——看来,最后,我还是。

    无法对这个中国股市 置之不理啊。
上一章   章节目录    下一章

   GGO股票配资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

 

重要声明:小说“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”所有的文字、目录、配资公司 、股票网 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股票配资 ,本站永久域名http://kgmchs.wang
Copyright © 2008-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