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地集团

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股票网 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圣剑使的禁咒咏唱 第十三卷 第四章 宗谷真奈子的喜恶

    (译者注:这章总的来说是以丈弦为主体的,所以各种方位名词都是指向他的,单引号括起来的是心理活动;其实丈弦对真奈子的称呼应该是真奈酱的,但我一直打得是真奈子,改起来太麻烦了,就这样吧)

    一年前的十月一日,是丈弦初介成为宗谷真奈子男朋友的日子,今天正好是二人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。

    真奈子性格直爽,不在意这些细节,但初介不同,今天的约会,带着比以往更强的干劲。同时,初介还买了纪念日的礼物,是镶有蓝宝石的胸针(虽然很小),就算初介有奖学金,这对他来说也不算便宜。但初介清楚,这是真奈子一直想要的。

    想到真奈子的笑容,他不由得情绪高涨,哼着小曲走向了约会地点。

    二人约会的地点,是离学校很远的商店街,这里一般不会有熟人经过。

    一年前,真奈子向初介说过:“我讨厌引人注目,如果有像你这么优秀的男朋友的话,一定会引来大家的关注,所以我们秘密交往吧。”

    因此,初介十分注意,一直瞒着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星期日午后的商店街人来人往,带孩子的客人也很多,看着充满活力的孩子,初介也梦想起将来组建家庭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虽说约会前十分钟到是约会的惯例,不过真奈子奉行的是压点到(hibiki:其实翻成刚好准时到更好,但不由得让我回想起以前高中每天踩着上课铃声进校门,就翻成压点了),所以初介得以带着悠闲的心情眺望着往来的行人。

    忽然,感觉到背后有人来了,初介满面笑容地回头,挥了挥手道:“今天来的很早啊,真奈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宗谷前辈。”来人是看起来一脸抱歉的诸叶。

    “我不股票 前辈在和宗谷前辈约会,看到前辈在这里就跑过来了,抱歉,好像打扰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那个,我没有和真奈子约会。”初介留着冷汗。

    “欸?可是刚才——”

    忽然,丈弦看到了诸叶身后电线杆上的广告[北三珠运动公园的吉祥物真奈亲,仅限十月一日发售]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说真奈子,我是在说真奈亲,我没有约人见面。” 初介向诸叶拼命辩解,同时在内心苦恼着‘对电线杆上的广告打招呼什么的,怎么看都是怪人吧’。

    (hibiki:丈弦对真奈子的称呼是マナちゃん(真奈酱),而吉祥物的名字是マナきゅん,二者音近)

    “话说,诸叶为什么要来这里,这离学校挺远的,不是不太方便吗?”初介拼命地转移着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要买只有这里才卖的东西,丈弦前辈来这里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话题又被抛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我的隐私,希望你不要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丈弦觉得自己无颜面对诸叶,只能在心里默默向他道歉。

    “对了对了,听我说,今天早上龟吉前辈在走廊里发生了很有趣的事。”

    诸叶面露笑容,打算讲述龟吉的故事。

    总感觉要花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那个,今天,我,很忙,明天再谈好吗?”

    “啊,抱歉,我是看你一直站在这里,还以为你在等人。”

    明明会面前已经淋浴过了,但初介此刻感到汗流浃背,已经找不带什么借口了。就在初介绞尽脑汁的时候,诸叶将视线移向了初介的身后:“宗谷前辈,下午好。”

    初介暗叫不妙。

    “什么嘛,果然是要和宗谷前辈碰面,为什么要隐瞒呢?”

    拜托不要在说了,初介祈祷着。

    “啊,难道前辈们在秘密交往吗,怪不得我以前总感觉两人间的氛围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初介已经走投无路了,这时,真奈子冷淡的声音从背后传来:“喂,丈弦君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个,灰村。”初介不敢回头,只是支支吾吾地发出了奇怪的声音,他连忙用咳嗽掩盖了自己的失态,用力抓住了诸叶的双肩:“别说傻话了,如果产生奇怪的传言就麻烦了,我倒是无所谓,但会给真奈子添麻烦的,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了,了解。”

    懂事的后辈似乎理解了当下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约会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完全不明白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抱歉,我开玩笑的。”诸叶低着头消失在了商店街的深处。

    真是个对心脏不好的玩笑。

    “抱歉,真奈子,真是危险啊。”初介一边擦着冷汗,一边回过头,站在那里的,是戴着朴素眼镜,穿着朴素服装,给人以不起眼感觉的少女,宗谷真奈子,她没有看向初介,而是看着贴在电杆上的广告。

    “怎么看都是初介在自掘坟墓。”

    “话,话说,真奈子,今天可真早啊。”

    离预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,如果真奈子和平时一样压点到的话,应该就不会被诸叶撞见了吧。

    “意思是我的错吗?”真奈子镜片后的眼中闪着锐利的光,冷冷地盯着初介。

    如上,真奈子对初介总是一副冷淡严厉的态度。对初介来说,对方不管是冷酷,还是开朗都无所谓。他总是过于在意身边的人,所以对我行我素的,拥有着[坚强内心]的真奈子十分憧憬。而且,对于隐藏在真奈子眼中的那份高雅,他也十分喜欢。

    总之,初介对真奈子很着迷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说你不好,初介这种冒失的地方,我并不讨厌。”真奈子走到初介身旁,用与往常一样的冷淡语气说道。“那么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真奈子迈开步子,初介追了上去,配合着她的步调慢慢地走着。

    两人之所以约在这条商店街见面,除了离学校远之外,还有一个理由是这附近有一家个人书店,里面商品十分齐全。

    初介本身就喜欢读书,而真奈子更是狂热的书籍爱好者,总是在外面淘书,这里也成了二人的固定约会路线。

    十月的风吹拂着人的肌肤,稍显寒冷。

    街上行人很多,但没有拥挤到妨碍同行的地步。

    光是这样漫无目的地闲逛,就很开心。

    初介望着并排行走的真奈子的侧脸,毕竟是不常流露自己心情的面无表情的少女,但至少现在看来,她的心情不坏。初介慎重地,却装作若无其事般,牵起了真奈子的手。

    真奈子转过脸来盯着初介。以前真奈子心情不好的时候,曾表示过“不要在人前那么亲密”。

    今天能不能牵着手呢?

    初介装作没有发觉女友的视线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真奈子移开了视线,什么也没说,也没有甩开被牵着的手。

    初介觉得天空都晴朗了起来,似乎有天使降临的感觉。今天可以不用客气,尽情享受与真奈子牵手。

    就这样,二人来到了目标书店。

    “啊啦,今天还真巧。”在店里,二人和诸叶相遇了。

    诸叶的视线不由落在了二人牵着的手上。

    真奈子无情地甩开了手,因为不能被人发现,初介股票 这是没办法的,但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暗自叫苦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无处不在啊,灰村。”初介耷拉着肩膀,向诸叶吐槽道。

    “有认识的人给我推荐了书,但销量很不好,只有这里才有卖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真是太糟了。”初介露出了无法接受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不会乱说你们的事的。”诸叶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,到底要说几遍你才会懂啊???”

    真奈子小声地咳嗽了一下,代替不会说谎地男朋友道:“今天只是偶然和丈弦君一起来买书,看来灰村君是误会了什么,我们俩之间什么都没发生,但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不要张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诸叶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初介虽然股票 这个后辈的嘴很严,不会乱讲,但看到诸叶眼中满满都是[你们快结婚吧]的感觉,不由得有些不安;真奈子应该也是同感吧,默默地盯着诸叶。

    作为男朋友,现在果然要做些什么吧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灰村,过来一下。”初介紧紧揽住诸叶的脖子,将他拖出了书店,同时给了真奈子一个[我去去就回]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真的误会了,我们并没有在交往。”

    “别隐瞒了,前辈也太见外了吧,我会保守秘密,不会告诉静乃和五月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漆原暂且不论,要是你告诉(岚城)那个八卦的中国股市 ,我一定会杀了你然后自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想听男人对自己说出这种台词。”诸叶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话说,我记得你以前好像就怀疑过我们的关系,我们之间有不自然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部分?”

    “前辈对我的称呼是灰村吧,对静乃和五月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漆原和岚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崎前辈呢?”

    “也是神崎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那宗谷前辈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宗谷前辈呢?”

    初介抱着头蹲了下去,原本以为自己是比较能体贴别人,通晓人情世故的人;但没想到自己竟然连这点事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请好好享受(约会吧)。”

    “等,等一下,灰村。”初介带着讨好般的笑容,又一次揽住了诸叶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这次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面对诸叶的疑惑,初介没有马上回答。今天是自己和真奈子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,逛完书店后,还打算去各种各样的地方,但总感觉一会又要被诸叶撞上,所以,得先解决诸叶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初介将诸叶拖到了张贴着真奈亲广告的电杆前面。

    “灰村,你是个很好的后辈。”

    “非常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相反,我这个前辈当的不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丈弦前辈是个很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个很差劲的前辈,拜托了,能帮我去买那个今日限定的吉祥物吗?”

    北三珠运动公园离市中心相当远,只能坐专线的巴士,而且那个巴士一天只有三趟,如果去那里的话,起码到晚上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股票 了,如果是为了丈弦前辈的话。”

    真是个不错的后辈。

    初介双眼含泪,无法直视诸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走了。”诸叶挥手离去。初介默默地目送着他,同时在心里发誓下次请诸叶吃大餐。

    初介回到书店后,站在那里的是冷眼瞪着自己的真奈子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初介竟然是私下命令后辈跑腿的人。”

    初介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虽然在女生宿舍见惯了这种事,但我还以为初介不是那种人,真是太差劲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那样的,真奈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,现行犯?”

    真奈子那看垃圾一般的眼神让初介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真奈子才移开了视线,径直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真奈子。”初介慌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初介花了好久,才让真奈子心情好转。

    向天地神佛,甚至是自己的剑发誓自己绝不会再随意使唤后辈后,真奈子才原谅了他。

    难得的纪念日,却把大半时间花在这种事上,真是太悲惨了。

    垂头丧气的初介,和真奈子走在吃晚餐的路上,二人并没有牵手。

    初介已提前订好了餐厅,是家有些贵的意大利餐厅。但从内部装修来看,反而更接近于咖啡厅的感觉,而且谢绝儿童入内。总之,是一家约会的好去处。虽然才刚到饭点,但店里已坐了半数以上的客人。

    这里离学校很远,不必担心碰上熟人。初介觉得自己在网上拼命地寻找有了价值。

    店员将二人引入座位。

    桌子很小,易于面对面坐着的人的交谈。一桌和一桌之间的间隔也很大,所以并不显得拥挤。

    “我是第一次来这家店,不过似乎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真奈子应该也会喜欢的吧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选这家店?”

    竟然抛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欸,难道你不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请不要用疑问来回答疑问。”

    说完,真奈子紧紧地盯着初介。

    竟然变成了审问环节吗?

    初介露出讨好般的笑容:“这家店的番茄意面超赞的,真奈子不是很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欸?”真奈子呆住了,“我说过那样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说过说过绝对说过,就在几天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龟吉当时不是拿了本意面占卜之类的书,到处问大家喜欢的意面口味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个啊,那时觉得无视他应该会一直被烦下去,就随便说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真奈子真是冷淡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去认真对待万年堂君?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怜啊,龟吉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副[女生都喜欢吃意大利菜]的兴高采烈的嘴脸,真是令人气愤,我是希望他的脸像爆掉流汁的番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那样的后辈真是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不太喜欢意大利菜。”

    “请原谅我。”初介双手撑在桌上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不要在意。”真奈子将手叠在了初介的手上。明明是真奈子的体温更低,初介却有了温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点菜吧,我并不是全部意大利菜都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初介感觉半空中出现了光芒,是天使吗?自己的女朋友是天使吗?

    “好的,今天我请客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过我不喜欢那样吗,还是AA制吧。”

    “ok,那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闲聊着,一边翻着菜单。初介颇为高兴,虽然店铺的选择有些失误,但似乎能享受一顿愉快的晚餐。

    直到——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呦,漆原,虽然有些远,但是是一家很不错的店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岚城同学只有对食物的嗅觉让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初介的想法一瞬间就改变了,赶紧用菜单遮住了自己的脸,窥视着入口处。

    五月东张西望地环视着店内,静乃则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我好像是贪吃鬼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好,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,体重方面。”

    在这期间,两人一直在拌嘴。

    ‘关系不好的话,休息日就不要一起出来了啊,饶了我吧(hibiki:,包括上面和真奈子的对话,丈弦一共用了三次‘勘弁’,@某古城)’

    “这里应该可以作为约会的场所,下次要和诸叶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?应该是我和诸叶来才对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继续争吵着,一边被店员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四人相遇了。

    “啊,是丈弦前辈和宗谷前辈,真是巧啊,两人在这做什么呢,嘻嘻嘻,难道是——约会,?”五月捂嘴高笑着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,只是碰巧遇见了,一起来吃个饭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欸,真是奇怪啊,向桃子前辈发邮件汇报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奇怪了?”

    “宗谷前辈明明不喜欢吃意大利菜,现在却出现在这里,只能让人想到是丈弦前辈不清楚,提前预约在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来的名侦探吗?”

    岚城这家伙,明明平时跟个笨蛋一样,这种时候却很机敏,看来不光是对食物,对恋爱的嗅觉也很敏锐。

    “丈弦前辈和宗谷前辈,关系真好啊,晚饭都是一起——吃——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不要再给百地发消息了,谣言会传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那就不告诉桃子前辈了,给索菲亚前辈发邮件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谁都别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索菲亚前辈和你们两人是同级的,而且关系很好,肯定不会泄露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正在泄密的人怎么敢说出这种话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觉得我和那个大胸女关系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奈子,该吐槽的是这里吗?”初介口干舌燥,但因为点的饮料还没冷下来,并不能润喉。

    ‘为什么会这样啊’初介无奈地看着喋喋不休地后辈,和这个恶魔般的中国股市 比起来,遇见诸叶时真是太轻松了。

    “打扰了,那么我回漆原那里了,请好好享受吧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,把手机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五月像保护着孩子一般,将手机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丈弦君,只要让那孩子回宿舍,肯定会大肆宣扬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呢,真奈子,用[镇星]消去那家伙的记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吗?”

    “毕竟我的通力不够。”

    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解决这个事件呢,初介苦恼着。而真奈子如没事人一般叫来店员,开始点菜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丈弦前辈。”在对面桌上优雅喝着红茶的静乃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岚城同学最近经常怀疑谁和谁交往,次数太多了,现在已经成了‘狼来了’那种感觉,就算发了邮件也没人会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初介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‘果然真奈子也是股票 这件事的吧,难怪她会那么冷静’。

    “总之我们并没有交往,明白了就回漆原那里吧。”初介疲惫地对五月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好——。”五月带着完全不信的样子,回到了静乃那桌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地,五月一直盯着这边。

    拜此所赐,初介的晚饭味同嚼蜡,而真奈子虽说自己不喜欢意大利菜,但似乎吃得很香。

    两人比静乃和五月先一步离开餐厅。周围已经完全变暗了,已经是九点多了,差不多到分别的时间了。两人都住在宿舍里,要是一起回去的话,难免不会引人注目。所以两人总是在离宿舍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分别,然后初介消磨一会时间后再回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地下情侣的悲哀。

    然而今天是纪念日。

    “真奈子,一会就好,我们稍微绕下路吧。”

    初介指着路过的公园对真奈子说道,同时,用另一只手确认了口袋中的礼物。

    真奈子一言不发地盯着初介,今天似乎已经是第三次这样审视他了。

    公园很小,只有入口处闪着昏暗的灯光,而且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不会做奇怪的事的。”初介语无伦次道。

    “我股票 你不是那种人。”真奈子移开了视线,先一步进入了公园。

    初介又一次感受到了天使降临。

    ‘接吻不算奇怪的事吧’,初介一边想着,一边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二人坐在一处长椅上,这里离电灯很远,难以看到对方的表情。特别是真奈子,表情的变化起伏很小,更加难注意到。

    ‘首先送出礼物,想办法让真奈子高兴,制造出好的气氛,然后发展到接吻;让今天成为最棒的纪念日吧’。

    计划如此,但初介并没有勇气立刻送出礼物,于是他先打算先引导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个,真奈子,前几天,你不是说想要蓝宝石的胸针吗。”

    “欸?”真奈子似乎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初介也开始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,想要那样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好好想想,前几天的事,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上次我们约会的时候,经过一个橱窗时,看见里面的饰品,我说‘很适合你,想要吗’,你当时点头同意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抱歉,因为当时很无聊,我只是随便附和一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真奈子的男朋友吗??”

    “真是失礼,正因为是男朋友,当时我才附和的,不然我就直接走了。而且,那种东西根本不适合我。”

    “真奈子可是只要稍微打扮一下就很漂亮的隐藏美人,发掘出这一点是我身为男朋友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引人注目所以才不打扮,理解这一点也是身为男朋友的责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只在我们两人独处的时候,我希望你能好好打扮。”

    初介进行了土下座。

    “所以,那个胸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毕竟只是蓝宝石,而不是钻石。

    初介一边思考着自己的女朋友似乎对这方面太不感兴趣了,一边觉得自己是否应该将蓝宝石换成钻石,不过光想一想,就感觉自己的钱包要被掏空了。

    不,那种事怎样都好。

    今天明明是想让真奈子开心,自己却什么也办不到。

    ‘为什么总是事与愿违’。

    这个纪念日真是糟透了。

    ‘唉,今天就老实回去吧,反正像我这样的人,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法得到好的结果,干脆回去倒头就睡吧’。初介痛苦地沉思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听到了意外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终于找到你了,丈弦前辈。”是诸叶。

    在这个昏暗的公园里,在这种阴郁的气氛下,诸叶爽朗的声音显得不合时宜,不过,却是能消除人内心阴霾的声音。

    诸叶一边挥手,一边朝这里跑来。

    “久等了,我把东西买来了。”诸叶举着一个很大的布偶,左右摇动着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乘坐末班巴士。”

    初介站起来迎接诸叶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在找我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偷偷用了[神足通],希望前辈能对老师保密。”

    真是个好后辈啊,初介快要流泪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,那商品太抢手了,我到时已经被抢购一空了,只好买了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没关系,真的非常感谢,加上巴士费一共多少钱?”

    初介额外给了诸叶一些钱作为跑腿费。

    “非常感谢。”诸叶将手中的布偶递给了初介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过于圆滚滚的企鹅布偶。

    哪里能用得上呢?

    “是企二郎吗?那个,是企二郎对吧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里就有想要的人啊。

    看到真奈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将手伸向企鹅布偶时,初介不禁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“是,是吗,是叫企二郎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是接着真奈亲的设定延续下去的,二代企鹅衍生出的异端吉祥物。就是企二郎。”

    (hibiki:这句话挺迷的,不太能看的懂,不股票 原文是不是这意思)

    什么啊这是。

    “唔,你很了解呢,它的人气很高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有真奈亲很受欢迎,它只是附属品,没有被商业化,但绝对是企二郎更可爱。”

    在初介看来,还是真奈子更可爱就是了。

    ‘这样啊,因为是活动限定,所以企二郎也被玩偶化了啊’。

    将企二郎交给真奈子后,她就忘我般地紧紧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给我的礼物吗?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丈弦(hibiki:感觉作者在这里都忘了一直写的是初介)支吾着,说不出话来,头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丈弦前辈很忙,就拜托我去代为采购了。”诸叶及时地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,因为我让灰村君跑腿。”(hibiki:这句话是真奈子说的)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和丈弦前辈经常在有困难时互相帮助。”

    听到诸叶的话,初介都分不清谁才是后辈,谁才是前辈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老实接受了,谢谢你,初介。”真奈子紧紧抱着企二郎,用颤抖地声音道。她稍稍低下了头,红晕染上了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我好高兴。”

    即使在黑暗中,也能看到真奈子的笑脸。

    ‘我想看到的就是这个’

    而且,微笑着的真奈子和平时的反差,使她看起来可爱亿万倍,初介的心脏不争气地跳动着。

    真奈子注意到了初介的视线,害羞的将脸埋在布偶中。

    “今天正好是我们交往一年的纪念日,初介还记得啊。”

    “额,嗯,当然了,但没想到真奈子也还记得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我很期待今天。不过误会了初介使唤后辈跑腿;虽然我不喜欢吃意大利菜,但今天却感觉很好吃,而且现在还和你在一起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,我股票 了,我股票 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再被真奈子这么说的话,初介觉得自己会害羞而死的。

    ‘真奈子真是萌死了’(hibike:原文用的就是萌)

    初介感动着,用手扇着风,忘记了自己还正处在十月的寒夜中。

    ‘嗯?灰村呢?’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诸叶不见了。

    真是善解人意啊。

    ‘我就破费一下,请你吃一周的配资 吧,灰村’

    初介感谢着诸叶的时候,真奈子也抬起了脸。

    “那么,差不多该回去了吧。”初介正打算这么说——

    突然,真的很突然地,真奈子的嘴唇贴在了自己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初介感受到了真奈子柔软而有弹力的唇,以及真奈子甜美的吐息,强烈的冲击让人感觉时间似乎停止了。

    其实只有几秒的时间,但对初介来说却好像过了几个世纪那样漫长。

    然后,真奈子又一次将脸埋进了布偶中,说道:“这是我给你的礼物。”声音已没了往日的冷淡。

    一年前的十月一日,对初介来说是难以忘怀的一天。

    今天,二人交往的一年后,依然是个难忘的一天。

    离毕业典礼开始只剩下十五分钟了,聚集在校园中庭的人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今后会变成远距离恋爱吧。”在大庭广众之下,听到了意想不到的台词。

    诸叶吓了一跳,眼前,带着朴素眼镜的前辈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真奈子和丈弦一直所隐藏的,现在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真奈子。”丈弦有些担心地看着真奈子。

    索菲亚大幅度抖了抖肩,连静乃都用手遮住了嘴。

    只有五月叫了起来:“欸欸欸?是这样吗,你们果然在交往。”

    静乃“真烦人”的叫了一声,不过五月并没有在意,只是将疑惑的眼光投向二人。

    被问到后,真奈子没有犹豫,立刻回答道:“真抱歉长久以来瞒着大家,我们确实是在交往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,前辈们很般配呢。”不股票 是不是因为长久以来的怀疑得到了解答,五月显得十分高兴,如果现在她手里抱着花篮的话,想必会撒花祝福两人吧。

    见此,诸叶,静乃和索菲亚却无法坦率的高兴,依五月的性格,两人之间的事恐怕会变得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真奈子似乎看穿了诸叶等人的想法,若无其事道:“没关系,反正今天就毕业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她依次环视了一遍诸叶,五月,静乃,然后大胆地抱住了丈弦的手臂:“而且在这最后的时间里,我还想炫耀下自己有一个这么棒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或许正是真奈子的那种性格,才更能让她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“真奈子。”丈弦感动不已,流着泪颤抖着,两人马上就要分开了,遥远的距离想必会带来很多烦恼吧,但丈弦此刻无闲他顾。

    ‘嘛啊,这两个人的话一定没问题’诸叶默默地想着。

    丈弦不必说,十分专一诚实,真奈子那边也是全身心投入。

    丈弦之前配资公司 自己远距离恋爱的谎言,之所以没被人发现,原因之一就是周围人经常目睹他和别人发短信的场景。

    对象自然是真奈子,对任何事情都很冷淡的她,在私下里也会热烈地和丈弦交流着。

    “爆炸吧,现充。”刚还在和春鹿说话的斋子,忽然怒吼着跑了过来,她的脸因嫉妒而扭曲着。

    “真不像话啊,神崎前辈。”五月挡在了斋子前面。

    五月明显带着自己是爱情丘比特般的陶醉。

    “阻碍别人恋爱的家伙,就由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滚开,小丫头。”然而,五月马上就被斋子撞飞了。

    即使没有缠绕通力,斋子也像飞奔的卡车一样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诸叶和索菲亚勉强接住了五月。

    “快逃,真奈子。”

    “别想逃,现充混蛋。”斋子如恶鬼般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结果,有一个人挡在了斋子前进的路上。

    是蕾莎,艾蕾娜·阿尔维莎。

    “危险,蕾莎。”担心蕾莎重蹈五月的覆辙,诸叶警告道。

    但是,斋子一看到蕾莎,就停止了突进,准确的说,是看到了蕾莎捧着的花束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毕业,神崎前辈。”蕾莎用毫无感情,听不出丝毫恭贺之意的语调说道,同时递出了怀中抱着的蔷薇花束。

    “唔,唔。”收到花束,斋子看起来十分困扰。

    实际上,诸叶也感到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斋子和蕾莎,真是奇妙的组合。

    这两人,关系好到会做这种事情吗?

    有种身为原暗杀者的蕾莎会从花里抽出匕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人,关系很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了吗,诸叶?”被二人扶起的五月问道,当时在女生宿舍发生的大事,扑克比赛。

    “啊,那个啊。”回想起来的诸叶,不禁面露苦涩。

    那可不是[大事]这种词语可以概况的,简直就是恐怖事件。

    那是比配资官网 祭之后的事,大概是去年的十一二月份吧——
上一章   章节目录    下一章

   GGO股票配资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

 

重要声明:小说“圣剑使的禁咒咏唱”所有的文字、目录、配资公司 、股票网 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股票配资 ,本站永久域名http://kgmchs.wang
Copyright © 2008-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.